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李敖研究,研究李敖

 找回密码
 加入李敖研究(请用QQ或微博登陆)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53|回复: 0

[讨论] 对袁世凯改变了看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2 17:4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阵子看了些资料,遇到了一些事情。改变了对袁世凯的看法,感觉怪物在这里的一些回帖对袁世凯期许和评价比较高,那我就发个贴子说说这个话题。

我现在对袁世凯的观点,更加接近杜车别。


对于满清,长期以来一直被官方称为民族冲突,“少数民族政权”,这个属于严重的歪曲。满清要害,不是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或者是落后的蛮族,而是因为他们是侵略者。准确的称呼应该是侵略者政权,这属于侵略者和被侵略者之间的冲突。


其他群体之间,无论是民族 阶级 社团 国家 地域之间,都有竞争,也有合作,应该按不同的局势 利害而定。只有侵略者和被侵略者之间,绝没有合作。与侵略者合作就属于罪行,这是全世界都一样的标准。


也正是因为满清是侵略者,所以侵略者采用什么方式维持侵占统治,无论满化汉代欧化,无论什么化,都改变不了侵略者,侵占政权的性质,都必须推翻。


青云证道就有贴子分析过,太平天国以后,满清必须利用汉人带兵了,还在不断玩分化的鬼把戏。从湘系里分出一个淮系,曾国藩死后,湘淮合流成北洋系,就是海防和塞防之争支持左宗棠分化牵制北洋系,左宗棠也死后,再也没有力量可以牵制北洋系,就干脆直接截留海军经费借日本人的手打击北洋系了。机关算尽,最后,满清还是被北洋系的袁世凯摘走桃子推翻了。这就像是抗战时日本在东北扶持伪满,在南京扶持汪精卫,在蒙古扶持德王等各种傀儡,但是绝不会让这些势力合流一样。一旦合流,就不容易控制,难保不会重蹈北洋系的覆辙。连76号一个情报机构尾大不掉以后,李士群都被干掉了。


就是到甲午战败这一步,中国人还是给了最后的机会和解,只要满清改变侵略者的心态,可是结果谁都知道。这个陈天华的《警世钟》里有过很详细的评述。


后来的那次皇族内阁,不是怪物说的“揽权过度”,而是最后,完全,彻底的侵略者真实面目的暴露,让所有人看清楚了满清是个侵略者政权。



满清侵占以后,实行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文字狱,严酷打压反侵略思想,推行奴化教育。那有一段时间,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满清是个侵略者政权,没有意识到这是侵略者和被侵略者之间的关系,被蒙骗还不奇怪。但是在晚清,这些思想钳制已经开了个口子,尤其是到晚清,甲午战争和庚子年以后,满清已经暴露出近三百年还没有改变侵略者的心态以后,还与侵略者合作,无论是像曾国藩 袁世凯那样打击反侵略运动,帮侵略者逃脱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一样的彻底清算,还是像梁启超等人从故纸堆里翻出本来根本不重视的炎黄神话,捏造出“中华民族”这样的名词,包括立宪运动在内,都属于帮侵略者维持统治,欺骗麻痹反侵略思想和运动的罪行。梁启超不可能不受为康有为影响,他作为戊戌变法的直接受害者,后来还一直对满清的“君”宪温情脉脉,袁世凯也搞君宪,他居然马上翻脸了,革命党反袁理所当然,梁启超不是革命党,这种表现,除了屁股坐在满清那边没有别的解释。



袁世凯摘走桃子以后,蔡元培连教育总长的职务都辞去,不愿与袁世凯合作,全家去了法国留学。这就是革命党和一些叔孙通似的称袁世凯为“合法总统”的宪法学者,和为袁世凯逼满清“逊位”歌功颂德,还是像陈明这类伪装着儒字旗号的满遗的最大区别。蔡元培曾评价袁世凯将为曾国藩第二,实际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上次怪物在宋案中,提到了国民党的“国会第一大党”,怪物很看重这个吗?国会的职能是就是掌握军事和财政权,法院其实是掌握意识形态控制权的。掌握不了军事和财政权的国会,根本就是一个花瓶,高兴的时候当当摆设,不高兴了随时可以塞上一嘴的马粪。


北京是袁世凯的地盘,军事和财政权都在袁世凯手里,这样的国会第一大党就是一个花瓶。袁世凯要到了兵权以后才出山摘桃子,孙中山和黄兴在定都南京还是北京的问题上不惜用武功胁迫改变投票结果的办法力争,包括宋案以后不相信国会第一大党,司法调查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直接发动二次革命。这说明他们的政治水平都远远超过叔孙通似的宪法学者,知道什么才是关键。倒是章太炎在这个问题上显得书生气,在选都问题上还撰文支持过袁世凯,洪宪时才清醒过来。


袁世凯当时掌握了政权,要杀要整什么人完全可以公开进行,杀张振武 徐镜心就是利用职权公开的。但是公开杀人毕竟需要理由,也并不是没有使用过暗杀的方式,范鸿先 吴禄贞 陈其美,都是。


更关键的要害是,北洋政权的有先天性的法理缺陷,就是北洋的法理有一半是来自侵略者,满清的伪逊位诏书,成员绝大部分是在满清任过伪职的,尤其是在袁世凯清洗革命党议员以后。根本就是一个满清的维持会,在革命党眼里更是如此。


袁世凯死后,革命党认可过身份的黎元洪复职,革命党宋教仁起草的约法恢复。革命党才陆续回国,现在有些像叔孙通似的人对约法和天坛宪草的文本内容作学究似的考证,显得迂腐。当时人们更看重的,是哪个阵营的人。可是北洋政府毕竟还没有改变满清维持会的性质,蔡元培主持北大时虽然从校长的职务上分开政治立场和学术水平,包容包括满遗在内的所有派别,可是作为个人,组进德会,戒条里有不作官吏,不做议员这条内容,就是不能参加北洋政府,还是坚持革命党不与北洋政府合作的立场。


要是抗战结束以后,汪精卫还活着,由他的伪南京政府和日本人签约,日军退出中国,倒赔日本一大笔钱,让他的南京政府继续维持在中国的统治行吗?


从这一点上说,辛亥革命,为了避免歧义,还是称辛亥光复,到二次革命,到五四和新文化运动,才北伐战争,是连成一条线的,同一个目标。


陈独秀38年的《辛亥革命的回顾与前瞻》就指,辛亥革命的首要目标就是两线的民族革命,推翻满清侵占统治,收回欧美列强在华特权。这个目标一直延续到北伐战争。陈独秀认为抗战实际也是这个目标。


后来的五四和新文化运动,其实也是其中的一段插曲,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除了胡适,基本上是以前的革命党。蔡元培是光复会会长,陈独秀是岳王会会长,钱玄同的同盟会会员,鲁迅是光复会会员,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还举了光复会王金发在民国后对满清余孽章介眉讲宽容,后来反被他投靠袁世凯杀害的例子作为教训。当时北洋官方教育部在祭孔,天坛宪草都已经把孔子写了进去,革命党就从外交开始,到内政,到文化全面唱起了对台戏。不过这毕竟还是属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过了几年,苏联出枪出钱出顾问实力强大起来了以后,就直接像当年同盟会光复会岳王会联手反清一样,联手武装北伐了。


北伐战争的首要目标就是和辛亥革命一样,推翻满清维持会北伐政府,收回列强在华特权,两线民族革命。当然还有更深广的内容。


从苏联获得了支援,这就成了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中马库里看到李大钊早年的几篇文章都论述了北伐战争的思路,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成了欧美的主要原料地和倾销市场,收回欧美在华特权,挤压了他们的原料和市场空间以后,就会加剧他们国内的经济危机,产生点爆社会革命的机会,直接扩展为世界革命。这个思路本来是完全有机会的,28完成北伐,29年就是经济危机。要是按原先的思路顺利实施,给29年的经济危机来个火上浇油,确实有直接点爆世界革命的机会。其实在辛亥革命以前,太平天国战争爆发时,马克思就希望产生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目标一样的效果,影响到欧洲点爆欧洲的革命,后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大失所望。其实俄国革命也是一样,所谓薄弱环节打开缺口起初的思路也不是“一国社会主义”,而是挤压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原料和市场空间加剧经济危机制造点爆革命的机会。这样的思路和现象也不只是在共运上有,资本主义运作里也一样,二十年前的东南亚金融风暴,就是从小国开始席卷全球的。


可是在北伐完成前上演了一出曹操的《蒿里行》诗中似的情形,可以算是当年刺杀陶成章使光复会“功成身退”事件的翻版,轻车熟路了。本来即使不能扩大成世界革命,起码也能在北伐完成后28年和苏联同时启动计划经济进入高速上升通道。这第一和蒋介石考察苏联,对前途产生悲观失望情绪有关,也有毛泽东过份的农民运动(当时中共的一二号人物,陈独秀彭述之都是反对的,那篇报告,任中央宣传部长,机关报《向导》主编的彭述之是拒绝发表的)引起国民党高层不满,启动监察程序有关系,否则以蒋介石当时的地位,也是无法公开掀起这么大风浪来了,最多像当时刺杀陶成章一样来暗的,这一出闹得国共都损失惨重,汪精卫陈独秀都被牵连倒台,甚至牵连得托洛茨基和斯大林都直接翻了脸。


本来一国社会主义24年就提出来了,仅仅是这样思路上的分歧是不至于闹到翻脸的。而且托洛茨基只是第一个翻脸的人,据托洛茨基在《斯大林与中国革命》里透露,国民党加入共产国际的苏共政治局投票中,只有托洛茨基一票反对。这大概就是其他人都不方面马上发作的原因,可是没有马上发作不等于没有不满,网上介绍这段历史的一个贴子标题为〈雷人的历史〉,现在都雷人,当时的冲突力可想而知,虽然斯大林事后也觉得吃罪不起,赶紧把责任摘干净,可是这就像“三年自然灾害”这样的说法,只能蒙蒙不知道内情的外人,只是像用纸包住了火,还是要烧出来的,苏共高层每个人对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是清清楚楚的,冲突一步步激化,最后闹到大清洗白刃相向的地步,都可以说是这件事导火索。托洛茨基第一个把事件的经过写成文章在国际大会上捅了出来,捅出一个第四国际,在一次严格限制下小范围公开传播托洛茨基著作都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这大概就是后来斯大林不敢让托洛茨基的著作公开流传的原因,不过托洛茨基和国内原左翼反对派成员的私人信件还是没有禁止的。


四一二事变对苏联的冲击简直比喀琅施塔德事件还大。喀琅施塔德事件,我觉得和蒙古的嘎达梅林事件性质相似。看到过有人介绍,当时苏共三层党员参加,四成表示中立。一下子去掉了七成,列宁提出苏共团结,提议暂时禁止反对派,获得了通过,后来竟变成了长期的常态。苏联解体以后,曼德尔在《权力与货币》中称这是个历史性的悲剧,是苏联演变成托洛茨基所谓的“堕落的工人国家”的关键一步,认为整个苏共中央委员会,包括托洛茨基在内都难辞其咎。不过这也说明,喀琅施塔德事件的冲击毕竟没有涉及苏共最高层,核心层还是一致的。可是四一二事变却使苏共的裂痕涉及到了核心层。


斯大林半路改弦更张,在经济危机前赶上末班车启动计划经济“一国社会主义”,第二年大萧条时出手抄底,是捡了很大便宜,可同时也极大地缓解了经济危机,后来斯大林对美国人说苏联工厂75%有美国帮助,照这么估计,吃进美国一半的剩余产能是有的。到这一步,第一波世界革命的浪潮才算终结。到二战结束以后似乎第二波形势又有了,可是第一,苏联东欧的经济互助委员会形成,马歇尔计划和莫洛托夫计划的较量,用斯大林的思路讲,就是两个平行市场的经济扩张思路逐渐取代了政治上的推动革命扩张的思路,第二,国际特级大师水平的人,已经基本在在二战结束以前,大部分在大清洗中死光了。斯大林自己算是硕果仅存的一个,他也死后就没了,人才凋零,以后像卡车司机开飞机那样,摔下来的可能性越往后越大。


所以我觉得,三民主义的理论非常像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思想,简直可以算是中国的翻版。俄罗斯按马克思的说法不是外国侵略者的猎物,没有赶走侵略者的民族革命的问题。主要是革命阶段论和不断革命的思路争议。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思想,就是把资本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件事合在一起干。在中国,多了一个两线民族革命的问题,三民主义,民族革命,政治革命,社会革命,就是打算三件事合在一起干的思路,按孙文的话,种族(文言白话转换过程中有一段时间部分名词使用混乱,有种族和民族混用的,后来才定型。但是概念很清楚,种族是血统甚至是人种共同体,民族是文化心理共同体)、政治、社会革命,毕其功于一役。而孙文的革命运作,其实也是列宁的“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理论的翻版,工业社会的大运动和战争,很难没有国际影响。俄国革命是这样,中国的三次革命是这样,就是现在正在进行时的阿拉伯革命,也一样是“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运作模式。




我对袁世凯改变看法,更加重要的是。遇到过现在网上一些极其恶毒,攻击所有反清势力和人物, 从明末抗清运动开始,到太平天国,革命党,国民党,直到攻击中国文明,以便为满清的侵略近三百年的罪行开脱责任,不过这些人倒是大部分对现政权比较有好感,不知道是欺软怕硬还是现政权毕竟算是为满清和维持会北洋报个仇,他们大概忘记了,中共也是反清革命党起家的,陈独秀是岳王会会长。


这些满遗绝大部分都是伪装成袁世凯和北洋的支持者的,就像乾隆伪装成吹捧袁崇焕一样。即使是为了让这些恶毒的满遗无所遁形,掀掉他们伪装的乌龟壳,也必须让袁世凯彻底万劫不复。尼古拉二世全家,特别是路易十六,都不见得有什么罪行,李敖《头颅无价 师出有名》已经分析过路易十六了,都因为更大的社会利益被丢卒保车牺牲掉,何况袁世凯远不是像路易十六那样纯洁。


其实就算是北伐完成前上演了一出四一二事变,国民党和中共在后来的执政时期也都没有改变反清革命党起家的根本立场,都把使满清逃脱纽伦堡审判东京审判的袁世凯和维持会北洋的名声搞得很臭,都推崇太平天国等。


可是后来引入了一些苏联的民族操作和理论,把侵略者和被侵略者之间的冲突歪曲成了“民族矛盾”,捏造出子虚乌有的污蔑性质的“大汉族主义”,不讲抨击袁世凯和北洋的真实原因了,时间一长恐怕都忘记了,只是不断在其他的事情上攻击袁世凯,证据和资料不够充分扎实,这才让一些或者是满遗,或者是叔孙通式的宪法学者有了钻空子翻案的空间。


其实只要像杜车别提出的咬住一条,袁世凯使满清逃过了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一样的彻底清算,还每年几百万两白银供起来,像蔡元培评价的,离曾国藩第二只有一步之遥,就足够咬死他。


一个国家政权,可以支持曾经的侵略者的成员在本国居住和入籍,抗战结束以后也有一些日本人留了下来加入中国国籍,现在全世界也是所有民族的人随便可以移民到任何国家居住和入籍,这也是“民族国家”概念不能成立的原因。宋濂给朱元璋起草的北伐檄文里提出辛亥革命口号的原版,赶走侵略者的“驱除胡虏 恢复中华”,可是在那句口号的最后一句,也一样提出了五族共和,承诺了蒙古 色目人只要能遵守中国法律,愿意加入中国国籍,也和中国汉族人享有平等的政治和经济权利,阿拉伯人和蒙古人也在那时和后来接受册封加入类似英联邦结构的所谓朝贡体系时加入了中国国籍。辛亥革命时也一样,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进行纽伦堡和东京审判那样对侵略者的清算,可是也一样提出了五族共和,除了拒绝在伪逊位诏书上签字又回到了辽东,并且后来又投靠日本建立伪满的那批人以外,满人在那时也可以算是加入了中国国籍。


一个国家,也可以支持,至少也是容许曾经的侵略者民族宣扬自己的民族文化,但是我认为绝对不应该容许有为曾经的侵略者和侵占罪行遮掩否认甚至是歌功颂德的行为。

本版积分规则

极速版|小黑屋|手机版|帮助|李敖研究,研究李敖 ( 闽ICP备08005499号  

GMT+8, 2017-10-22 21:31 , Processed in 0.1634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